那么未来会按照出资比例来分配
2021-04-04 17:2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8月22日,李克强总理考察铁总时,对于蒙西—华中铁路、川南城际铁路等以民间资本为主的铁路建设项目试点,表示充分肯定。他说,必须以投融资体制改革为突破口,破除铁路等交通基础设施遇到的投资瓶颈问题。

“即便有一些企业参与煤运专线建设,但参与企业也多为国企或有地方国资背景的企业。”赵坚说。

“铁路的成本在不断上升,它要承担公益性运输,整个行业运行是亏损的,民营资本看不到盈利的项目,他有什么兴趣进入呢?”赵坚问道。

赵坚觉得,横亘在铁总和民间资本前面的还有一堵“水泥墙”,民企看不清投资铁路能有什么回报,贸然投资显然风险不小。

一位温州民营企业家曾对媒体坦言:“不是没有考虑过投资铁路,但是投资具体操作细则、政策操作细则不明确,退出方式也没有,再加上铁路技术上的障碍,所以不敢贸然进入。”

“建一个铁路需要上百亿元甚至上千亿元投资,民营企业最多也就投资几亿元到几十亿元,对整个铁路来讲可说是杯水车薪,这也决定了他们不会拥有多少话语权。”赵坚说,“可以说在铁路建设上,民企天然处于劣势。”

罗仁坚表示,目前的铁路运营机制没有为民间资本提供一个盈利模式。他建议,除了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铁路运营体制改革也要配套进行。

2014年7月,川南铁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由川南四市、四川铁路投资公司(下称“川铁投”)和四川路桥(600039.sh)集团共同组建。其中川南四市占资比例为65%,川铁投和四川路桥共占资35%。

“如果这条铁路能够盈利,那么未来会按照出资比例来分配。”四川南部某市发改委铁路建设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工作人员亦透露,“无论是川铁投还是四川路桥,也都是国企,民企仍然在观望之中。”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罗仁坚表示,铁路投资全靠国家拿钱,没有这么多钱,目前的改革也算一些尝试。王梦恕则对《中国经济周刊》直言“希望有钱人把钱投到铁路上”。

赵坚对民资进入铁路亦不乐观。赵坚认为,要吸引民资投资铁路,还需要对铁路系统的组织结构进行改革,清除民间资本进入铁路系统的障碍。

在赵坚看来,回报率低是民间资本不愿意进入铁路的主因。比如高铁运营都在亏损,民间资本进入高铁就不现实,赔钱的领域民间资本根本不愿意进入,现在可能吸引民间资本进入的只有煤运专线。

民资进入铁路后,由于没有话语权,曾出现过出钱修建后黯然离场的情况。比如2005年衢常铁路开工,这条铁路以最早有民企参建而曾经被认为是“开了全国的先河”,但由于资本比重偏小、缺乏话语权,投资方浙江光宇集团在2007年黯然退出。

至于民间资本如何参与进来,王梦恕介绍道,目前中国铁路有三个大网:第一个大网是北京到各省市间的线路,中国高铁规划现在要尽快拉通北京到所有省会城市的高铁线路,除了乌鲁木齐和拉萨,都要在8小时内到达。第二个大网是所有的省会城市之间要全部用高速铁路连起来,解决地区不平衡,带动经济发展。这两个大网都应该是国家拿钱。第三个以省会城市为中心,本省份主要城市能够快速到达省会城市,线路控制在100公里左右的大网,可以由各省份内安排投资,由民间资本介入。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homaskreiseder.com世爵平台用户登陆网址-ag亚洲登陆-无限娱乐平台登陆网址-pc官网登陆版权所有